• <bdo id="xii2s"></bdo>
  • <track id="xii2s"><li id="xii2s"><dl id="xii2s"></dl></li></track>
  • <menuitem id="xii2s"><progress id="xii2s"></progress></menuitem>
    <center id="xii2s"></center>
    <option id="xii2s"></option>
  • <track id="xii2s"></track>
  • <option id="xii2s"><rp id="xii2s"></rp></option><bdo id="xii2s"><track id="xii2s"></track></bdo>
  • <track id="xii2s"></track>
  • <bdo id="xii2s"></bdo>
    <option id="xii2s"></option>
  • <center id="xii2s"></center>
  •   回到站首 加為收藏
    關于湖北大學醫院取消醫用耗材加成的公告
    關于2019第四季度教職工、大學生校外門診醫
    2019年教職工健康檢查通知
    2019年敬老月義診通知
    湖北大學醫院電話一覽表














    本站訪問量:

     現在位置: 首頁 -> 醫療文摘

    衛生部長回應醫改熱點問題:公立醫院改革是關鍵

    發布時間:2011-02-19

    原題: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的6個“問號”——衛生部部長陳竺回應醫改熱點問題

      新華網北京2月18日電(記者 周婷玉)衛生部部長陳竺18日在作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形勢報告時,分析并回應了群眾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6大問題。

      看病難在哪里、貴在哪里?

      陳竺認為,“看病難”可分為兩種。第一是“絕對性”看病難,是由于醫療資源絕對不足無法滿足基本醫療衛生服務需求的“看病難”,這往往發生在我國中西部經濟落后、交通不便、地廣人稀的偏遠農村地區。

      第二是“相對性”看病難,是指由于優質醫療資源相對于居民需求的不足,造成患者去大醫院看專家“難”。突出表現為許多人看小傷小病也涌到大醫院,大醫院人滿為患。這是目前“看病難”的主要表現形式和特征。

      陳竺指出,“看病貴”也有幾種:第一是“個人主觀感受的‘貴’”?;颊哒J為看病就醫所花的錢超過了自己的預期,或者覺得所花醫療費不是“物有所值”。第二是“家庭無力支付的‘貴’”,就是看病就醫總花費超過了家庭支付能力,造成“因病致貧和因病返貧”,其實質是疾病的經濟負擔過重而缺乏有效的社會醫療保障問題。第三是“社會無法承受的‘貴’”。從社會發展角度看,全社會醫療費用的總水平有一種不斷增長且增速居高不下的趨勢,但如果不能有效控制,當它超過了整個社會的承受能力時,就會影響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。

       什么導致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?體制機制矛盾是主因

      陳竺分析指出,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主要有以下多重原因:

      ——物價指數長期走高,人們感覺醫療費用上升過快。醫療費用也受物價指數的影響,如果除去物價指數的因素,人們對醫療費用增長的感覺就沒那么強烈。

      ——醫學技術進步帶來的醫療費用增長。新的診療設備要消耗更多的物質資源,還要由技術高超的醫務人員提供,由此帶來醫療服務成本的快速大幅度增長,這是不可避免的合理增長。

      ——疾病模式轉變引發醫療費用增長。隨著工業化、城市化、人口老齡化進程不斷加速,我國居民面臨傳染性疾病和慢性病雙重負擔,慢性病就意味著長期治療、終身服藥、費用高昂。

      ——政策“雙刃劍”。如,建立基本醫療保險制度將大大減輕人民群眾的疾病負擔,但不可否認,它還會刺激參保者多吃藥、吃貴藥、小病大治等問題,從而使社會醫療總費用增加而不是減少。

      ——患者的醫藥衛生服務消費具有被動性,容易產生“看病難看病貴”的抱怨。

      ——醫療服務體系、保障體系和藥品生產保障體系不完善,長期存在的體制、機制和結構性矛盾,以及管理的不足和曾經的失誤,是群眾看病就醫問題的主要原因。如醫藥衛生資源總量不足且配置不合理,基層衛生服務體系薄弱,醫療保障制度不完善,公立醫院公益性質淡化,藥品和醫用器材生產流通秩序混亂、價格虛高等。

      如何緩解“看病貴”?深化醫改減輕群眾就醫負擔

      陳竺指出,通過加快推進基本醫療保障制度建設,群眾個人負擔得到減輕。從全國范圍看,由于政府不斷加大衛生投入以及基本醫療保障制度的不斷健全,政府和社會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比重已經從2001年的40%提高到61.8%,個人衛生支出占總費用的比例則從2001年的60%多降到了2009年的38.2%,人民群眾看病就醫個人負擔過重的問題正在得到緩解。

      同時,國家基本藥物制度在基層穩步推進。實施基本藥物制度的地區,零差率銷售基本藥物使藥價平均下降30%左右。一些地方以基本藥物制度實施為抓手,配套推進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綜合改革,出現了門診和住院費用下降、門診人次和住院人數上升的可喜現象。

      陳竺說,“十二五”還要提高基本醫療保障制度覆蓋面和保障水平,縮小城鄉醫療保障差距,爭取到“十二五”末把個人承擔看病費用的比例減至30%以下。

      如何解決“看病難”?培養一批本土健康“守門人”

      陳竺說,要通過建立比較完善的基層醫療衛生服務體系,使人民群眾不出社區和鄉村就能享受到便捷有效的服務。

      他說,2009年以來,我國對縣級醫院、鄉鎮衛生院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基礎設施的投入力度史無前例。中央累計安排資金400億元,支持1877所縣級醫院、5169所中心鄉鎮衛生院、2382所城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1.1萬所邊遠地區村衛生室建設,財政部還安排130多億元用于縣鄉村三級醫療衛生機構的設備購置。

      同時,為解決全科醫生不足這一制約基層醫療服務質量的瓶頸,出臺了以全科醫生為重點的基層醫療衛生隊伍建設規劃,三年內通過轉崗培訓、訂單定向培養等多種方式為基層培養6萬名全科醫生。目前,面向中西部鄉鎮衛生院訂單定向培養的5000名醫學生已入學一個學期,支持鄉鎮衛生院招聘執業醫師2萬余名,在崗培訓鄉鎮衛生院、村衛生室和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工作人員377萬人次。

      2011年,還要采取訂單定向免費培養醫學生、招聘執業醫師、全科醫生規范化培訓、基層衛生人員定期崗位培訓、對口支援、鼓勵大醫院退休醫師到基層執業、建設職工公轉房、提高基層技術骨干待遇和實行職稱晉升優惠政策等措施,重點為基層培養一批留得住的本土人才,承擔起居民健康“守門人”職責。

      破解“看病難看病貴”成效何以體現?公立醫院改革是關鍵

      陳竺說,公立醫院改革始終是一道繞不過去的“坎”,是緩解“看病難看病貴”的關鍵點。

      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工作從2010年2月啟動以來,各試點城市目前已全部建立健全了領導和工作機制;陸續出臺了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實施方案和一批配套政策措施;緊緊圍繞解決群眾“看病難看病貴”問題,著力推進作用直接的便民惠民措施;對重大的體制機制改革進行積極探索。

      但陳竺坦言,公立醫院改革還沒有完全破題。隨著醫改的不斷深入,公立醫院改革僅局限在少數試點城市已難以適應群眾的新期待。今年要確定一批看得準、見效快的公立醫院改革政策措施,向全國推廣,爭取在人民群眾得實惠得方便、緩解“看病難看病貴”和醫務人員受鼓舞三個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。

      他說,衛生部門將加快推進公立醫院深化改革,力爭盡快探索出一條公立醫院改革的基本路子。今年主要有以下工作:一是制定公立醫院設置與發展規劃,調整公立醫院布局,推進公立中醫(含民族醫藥)醫院改革發展。二是優先建設發展縣醫院。三是建立公立醫院與城鄉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分工協作機制。四是加快推進以電子病歷建設和醫院管理為重點的醫院信息化建設。五是推行惠民便民措施,如普遍開展預約門診服務等。六是落實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的政策,促進非公立醫療機構持續健康發展,加快形成多元化辦醫格局。

      如何讓百姓“少得病”?

      陳竺介紹說,政府從2009年開始面向城鄉居民免費提供包括健康檔案管理在內的9類基本公共衛生服務,目前分別有48.7%的城鎮居民和38.1%的農村居民擁有了健康檔案,3553.8萬高血壓病人、918.9萬糖尿病人和170.6萬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納入慢性病規范管理,為8449萬65歲以上的老年人開展了健康檢查。

      另外還實施了乙肝疫苗補種、農村婦女免費宮頸癌、乳腺癌檢查等重大公共衛生服務,這些重大公共衛生服務項目都免費向群眾提供,對于緩解群眾“看病貴”也有重要作用。

      他透露,為保障各項服務的開展,建立了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保障機制,2009年開始按照人均不低于15元的標準落實經費,2010年全國平均達到了17.5元,2011年將提高到25元。

      陳竺表示,基本公共衛生經費投入增加后,要相應拓展和深化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內容,擴大服務人群,完善服務規范,提高服務標準,增加服務項目,使群眾更多受益。



    2005 湖北大學校醫院  地址: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
    設計制作:GUMP

    熊猫贴图列表 百度 好搜 搜狗

    警告: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,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!收藏本站: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